专家解读德国大选:默克尔连任几无悬念铁娘子有何优势-

孙恪勤正在向大家展示德国选票(摄影:韩宇辰)

国际在线报道(记者 梁生文):9月24日,德国将迎来第19届联邦议院大选。按照德国选举制度,议院选举获胜的政党将拥有组阁权,该党总理候选人将出任新总理。从当前各方民调数据看,默克尔最有可能当选,那么是否意味着默克尔将在这次大选中唱独角戏呢?

9月22日,德国大选前夕,国际在线特邀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、中国欧洲学会德国研究分会理事兼副秘书长孙恪勤做客国际研习社,为网友们解读分析此次德国大选。

默克尔再次组阁几无悬念

孙恪勤说,在联邦德国历史上,联盟党和社民党始终是政坛两强,分别组建多届政府(联盟党12次,社民党6次)。但社民党在2005年和2013年与联盟党组建大联合政府以来,自己的特点逐步淡化,政党影响力急剧下降,为了在大选中能与默克尔一搏,社民党在今年一月推出舒尔茨作为党主席和总理候选人。

舒尔茨即位后,支持率一度高达46%,反超默克尔,让社民党着实兴奋了一把。但好景不长,无论舒尔茨怎么努力,社民党支持率还是节节下降,目前已降到23%左右,与联盟党38%的支持率难以同日而语。基于此,孙恪勤认为,在这种背景下,联盟党获胜,默克尔再次组阁似乎毫无悬念。

舒尔茨式微既有政党原因也有个人原因

对于舒尔茨支持率下滑不敌默克尔,孙恪勤认为,究其原因,既有两大党支持率差距,更有舒尔茨和默克尔对选民的影响力差距。

孙恪勤指出,从两大党差距看,社民党在大联盟中处于小伙伴位置,这对它的竞选是不利的。首先是政策趋同,社民党的政治纲领越来越向中间靠拢,导致左翼选民对其不满。而联盟党也向中间靠拢,“剽窃”了社民党的许多政见主张,瓦解了社民党的选民基础;其次是社民党不能扮演强大反对党的角色,无法号召对联盟党不满的人群。这样,许多社民党选民对其失望并离开,趋中的选民可能投向联盟党,下层选民会倒向左翼党或*。

孙恪勤认为,大选前社民党在萨尔州、石荷州和北威州的州议会选举中接连受挫就是一种警告。他认为社民党式微也有历史原因,施罗德当年改革就让社民党失去不少选民。

第三是资金不足,2002-2017年联盟党接受的捐款为2388万欧元,而社民党接受的捐款仅为610万欧元。

孙恪勤指出,从舒尔茨个人因素看,他的确有许多吸引人的特质,如积极推进欧洲一体化、人缘好、协调能力突出、是语言天才等等。但他认为,舒尔茨作为总理候选人有许多硬伤,如学历不高、长期在欧洲工作(20多年)、没有国内执政经验(仅当过一个地方市长)、对党内的掌控力不足(与加布里尔的矛盾)、竞选纲领缺乏吸引力(大打社会公平牌,在失业率创纪录的低、福利开支创纪录的高的德国的现状下显得不合时宜)等等。

默克尔一路领先原因何在?

相较舒尔茨,孙恪勤认为默克尔的竞选优势非常明显。首先,默克尔在德国威望如日中天,在国际上威信也很高,多次被评为最有影响力的女政治家,选民对其执政能力比较认可。

其次,在默克尔治理下,德国经济增长强劲(去年增长率为1.8%),财政连年盈余(2016年盈余237亿欧元,占GDP0.8%),外贸顺差巨大(最大外贸顺差国,2016年贸易顺差为2529亿欧元,占GDP8.0%),创新能力强,失业率在6%以下,社会基本稳定。与此同时,欧债危机以来,德国对欧盟的领导力飙升,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明显上升,这些成果深得理性、求稳的德国选民的认同。

孙恪勤认为,默克尔是一个善于操控选举议题的政治家。在政策上,默克尔非常灵活,善于利用其他政党议题为自己施政服务。他提到,在默克尔的政治光谱中,从右翼到中左,几乎所有的问题都覆盖了,社民党很难有攻击其软肋的抓手。

孙恪勤认为,默克尔的执政风格也为其提升支持率增分不少。在党内,默克尔不搞小圈子,但掌控能力很强,联盟党中没有一个人可以挑战默克尔的权威。她遇事冷静,思虑严谨,谨言慎行,重大决策善于听取多方意见,谋划利益最大化才拍板。另外,默克尔非常注重日常用语,语言往往非常正式,很难被人抓住把柄。同时她善于和媒体打交道,有一套应对媒体和公众舆论的系统方法。应对各种挑战也颇具能力。在涉及欧洲和德国重大利益时敢于表态。

虽然默克尔优势明显,但孙恪勤表示,她也并不是高枕无忧。难民问题、执政太久、选民盼望新面孔出现等都是她的软肋,这些都有可能影响其选举前景。

热门推荐